阳光价费
经济日报:企业成本下降 发展活力上升——广东福建等地持续推进清费减负状况调查
2018-05-04 18:29:22 来源:福建省物价局 责任编辑:陈媛

近年来,国家发展改革委积极会同有关部门和地方开展清理规范涉企收费、减轻企业负担工作。2016年至2017年,累计减轻企业负担超过5000亿元。近日,经济日报记者来到福建和广东等地采访时,不少企业家表示,随着国家坚定不移地持续推进清费减负工作,企业负担进一步减轻了,行政事业性收费和经营服务性收费秩序明显好转,营商环境进一步改善,企业发展的信心大大增强了。

近年来,国家发展改革委坚决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积极会同有关部门、地方开展清理规范涉企收费、减轻企业负担工作。特别是近两年工作力度进一步加大,取得了积极成效,2016年至2017年累计减轻企业负担超过5000亿元,主要集中在降低企业用能、物流、融资成本,清理规范中介服务收费、行业协会商会收费、进出口环节收费等。通过清理规范涉企收费,企业负担进一步减轻,经营服务性收费秩序明显好转,清费减负长效机制初步建立。

中央清费减负政策在地方是怎样落实的?企业的感受如何?地方在推进清费减负工作时,有什么新举措新经验?记者近日赴福建、广东等地进行了调查。

企业用能成本有效降低

国家通过下调农业用电价格、推进省级电网输配电价改革、扩大电力市场化交易规模等措施,帮助实体企业降低用电成本。2016年至2017年,有关部门累计为企业降低用电成本2000亿元以上

走进福建省南平市顺昌县神农菇业食用菌产业园,一个园林式的花园工厂映入眼帘,忙碌而有序的厂区让人眼前一亮。

坐落在园区里的福建神农菇业股份有限公司以研发、种植、销售海鲜菇为主营业务,是国内规模最大的海鲜菇生产企业,年产值超过3亿元。该公司副总经理陈海帆告诉记者,海鲜菇培养周期约120天,培养过程中需要营造人工气候,控制培养房、出菇房等各个环节的温度、湿度和二氧化碳浓度,为不同阶段微生物生长提供适合的人工气候环境,因此耗电量大,电力成本约占生产成本的22%。

“2017年,农业用电价格从0.6806元/千瓦时下调至0.6006元/千瓦时,公司部分老厂区享受了电费下调的政策红利,年减少电费支出100多万元。”陈海帆说,公司把节省下来的资金用于老厂区的自动化改造,并抓紧建设三期项目,以扩大产能,进一步巩固市场优势。

近年来,除下调农业用电价格外,国家还通过全面推进省级电网输配电价改革、扩大电力市场化交易规模、取消城市公用事业附加和电气化铁路还贷电价等措施,帮助实体企业降低用电成本。

坐落在福建省福清市江阴工业集中区的福建天辰耀隆新材料有限公司每年除消耗自备电厂3亿千瓦时电外,还需要从电网购买1.5亿千瓦时。2017年,福建省将大工业企业用电价格从每千瓦时0.5822元下调到0.5402元。天辰耀隆新材料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田彦普告诉记者,从去年7月份起,企业开始享受该优惠电价,已累计减少电费支出300多万元。根据测算,优惠电价每年可为公司节约电费500多万元。

“我们把节省下来的资金用于新技术研发和技术工艺改造,对有效改善现场作业环境、降低职工劳动强度、开发新工艺促进技能减排、提高产品质量及降低消耗、实现年度各项经济指标和安全环保目标发挥了巨大作用。”田彦普说。

“南方评估”项目负责人苏力表示,2017年,广东省出台“实体经济十条”,既利用输配电价改革的降价空间降低销售电价,又针对社会反映较为强烈的问题采取相应措施,降低用电成本的成效更为显著。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7年,有关部门累计为企业降低用电成本2000亿元以上。在采访中,企业普遍对降低企业用电成本给予积极评价,认为是政府为促进实体经济发展带来的“及时雨”,企业从中得到了真金白银的改革红利,间接降低了产品成本,让产品在市场上更加具有竞争力,助力了企业发展。

天然气也是企业用能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随着天然气价格改革不断深化,各地通过加强输配价格监管,减少中间环节,降低偏高的价格水平,取得明显成效。

福建省泉州市物价局局长施国宾告诉记者,早在2016年,泉州市物价局经过一系列法定程序后,大幅下调非居民用户管道燃气销售价格,推动清洁能源的使用,每年减轻全市工商户用气负担2.668亿元。去年,泉州市进一步完善优化天然气价格联动机制,当上游购气成本上涨时,由城市燃气公司和用户共同承担消化,2017年再为全市天然气终端用户减负8000万元左右。

行政事业性收费大幅减少

降低行政事业性收费能够有效激发企业经营积极性,提高市场活力,给企业吃了“定心丸”。同时地方公共预算收入却因为清费减负带来企业发展,反而有所增长

“根据初步测算,去年仅停征堤围防护费一项,就帮助我们企业减少支出约3266万元。”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望靖东说。

堤围防护费是地方政府为加强河道堤防整治维护工作,依法向社会征收的行政事业性收费。2016年,广东省发展改革委、财政厅印发通知,在广州、深圳、珠海等6市免征包括堤围防护费在内的23项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的市县级收入。

望靖东坦言,对于一个年营业收入超过1000亿元的企业而言,减少两三千万元的收费不算多,但其表明了政府为实体企业清费减负的决心,给企业吃了“定心丸”。

福建省厦门市发展改革委巡视员黄小明告诉记者,2017年以来,厦门市落实国家、省取消、免征、降低行政事业性收费及政府性基金政策措施75项,为企业减负约4亿元;实现了除资源补偿性收费和损坏赔偿性收费外,对工业企业实行管理类、证照类、登记类涉企“零收费”,大大激发了企业的活力。

福建省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工程处高级工程师施燕秒介绍说,2017年下半年,福建省物价局、福建省财政厅联合下发了《关于降低水土保持补偿费收费标准等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对建设项目水土保持补偿费收费标准予以降低,一般性生产建设项目,按照征用土地面积一次性计征的,每平方米收取1元,或者按照弃土弃渣一次性计征的,每立方米收取1元,较原收费标准分别降低了0.5元/平方米、0.5元/立方米,降低幅度约33%。这项改革有利于减轻高速公路项目负担,也有利于为降低物流成本创造空间。

广东省发展改革委党组成员、副主任黄恕明告诉记者,广东省将清理规范涉企收费作为深化“放管服”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降成本的重要抓手,树立政府“不收费是常态,收费是非常态”的理念,按照“上下联动,部门配合,试点先行,逐步推开”的工作思路,鼓励有条件的地市先行先试免征行政事业性收费的市县级收入。

免征行政事业性收费,是否会造成公共预算收入下降?广东省佛山市发展改革局副局长周和平说,2015年之前,佛山市行政事业性收费的收入总额确实自2015年开始逐年大幅下降。但佛山市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却逐年增长。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既能减轻企业负担,留住企业;反过来又能从企业发展中合理增加地方财政收入。

经营服务性收费更加规范

随着降成本工作持续推进,一批不合理经营服务性收费项目被取消,部分项目收费标准偏高的问题得到纠正,经营服务性收费更加规范了。

清理规范经营服务性收费,也是为企业降费减负的重要内容。近年来,随着降成本工作持续推进,一批不合理收费项目被取消,部分项目收费标准偏高的问题得到纠正,经营服务性收费更加规范了。

福建省福水智联技术有限公司是专业从事智能仪表、智能传感器研发、生产、销售及技术服务的企业。按照规定,水表是计量仪器,一方面,生产企业必须向具有国家型式评价实验室资质的法定计量技术机构申请型式评价;另一方面,在投入使用前必须通过当地法定计量技术机构的强制检定。

福水智联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启汉告诉记者,过去申请型评需要收费,如今已经取消收费。2017年,福水智联完成18个型号产品的型评,免交72万元费用。2018年,福水智联已经办理了17个型号的型评,至少还有12个型号准备送型评,按照原有收费标准,企业可减少116万元以上的支出。此外,强检费取消后,今年可为公司减负450万元以上。

厦门港是我国综合运输体系的重要枢纽、集装箱运输干线港和对台航运主要口岸。2017年厦门市外贸进出口量占福建全省的50.2%。厦门港口管理局副局长洪里专介绍说,2017年,为进一步降低企业运行的“制度成本”,打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厦门市继续推进港口降费工作。其中,货物港务费免除地方政府留存部分;港口设施保安费免除上缴地方政府部分;引航费方面,按航行国际航线的船舶收费标准上限降低15%,按航行国内航线的船舶收费标准上限降低50%。对6万净吨以上的集装箱船舶,按净吨6万吨封顶计收引航费。这些政策共优惠约6426万元。

明达实业(厦门)有限公司高级专员游振忠告诉记者,上述港口降费举措每年可为公司减少费用115万元。同时,码头推出了“智慧港口”等便利措施,提升了运输作业效率,间接降低了企业的运营成本。

福建省物价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刘家城表示,2017年以来,福建省着眼于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营商环境,坚持问题导向、主动作为,清理规范涉企经营服务性收费,完善涉企收费目录清单常态化公示制度,规范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和行业协会商会收费,年可减轻企业负担7.4亿元。

健全收费监管长效机制

各地各部门在清理规范收费的同时,也十分注重体制机制建设,坚持梳理和规范同步。目前,降费长效机制不断完善,基本框架初步形成

“我们在帮助企业降低成本压力的同时,也着力推出了一批制度性、管长远、见实效的政策,解决长效机制的问题。”黄恕明说。

广东省按照项目法定、权责一致、简政放权、公开透明的原则,适时及时向社会公布政府管理的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政府定价的经营服务性收费等目录清单,实行动态管理。同时,对减免征收涉企收费政策落实情况,按照“双随机一公开”原则开展专项价格执法检查,确保政策落地见效。集中处理一批违法违规案件,查处违规收费行为74起,实施经济制裁共约1.3亿元,有效遏制了乱收费、乱摊派等违规收费行为。

“科学的治理机制,是提高政策效益的重要基础和保证。”刘家城说,从长远看,要帮助实体经济降低成本负担,关键是要探索建立符合本地实际、管理规范、行之有效的机制,遏制违法违规收费行为,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

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家发展改革委组织各级价格主管部门,结合全国清理规范涉企收费工作,按照“横到边、竖到底”的原则,已经全面系统梳理中央和地方政府定价经营服务性收费的各级子项、收费标准、收费依据。在此基础上,对外正式发布了政府定价的经营服务性收费“一张网”,目录清单之外一律不得有政府定价收费,从源头上防范乱收费,不让已“瘦身”的制度性交易成本反弹。

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国家发展改革委将坚决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会同有关部门积极开展工作,减轻企业负担,在进一步清理规范经营服务性收费的同时,健全完善收费监管长效机制,建立政府定价的经营服务性收费目录清单动态调整机制,根据形势变化及时调整清单,进一步减少清单项目,能取消的坚决取消,能放开的坚决放开。

相关新闻
地 址:福建省福州市 华林路84号 福建日报大厦 电 话: 0591-86605221 0591-86623905 传 真: 0591-86600330 E-mail: czicpa@czicpa.com